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央行出手 整顿互联网黄金市场: 注册资本低于3000万不可代销 ...

刘思彤 2018-5-10 09:55

5月9日,根据上海黄金交易所消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起草《互联网黄金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各黄金市场参与主体应于5月11日前反馈意见。

 

该征求意见稿明确了互联网黄金市场分工:银行负责金融机构提供黄金账户,并具备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做市商资格,互联网机构明确为代销机构,不得提供黄金账户、清算、结算、交割、转让、多级代理。

 

这是互联网黄金业务诞生以来的首份监管规则,未来监管细则的落地值得期待。

 

 

 

不同模式需不同业务资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互联网黄金行业活跃的约有20家平台,各家业务模式不尽相同。拆解已存在的互联网黄金业务模式,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使用不同的金融业务资质。

 

一是代销公募黄金ETF基金,如阿里存金宝,本质为投资博时黄金ETF基金的I类份额,该ETF的90%以上资产投资于黄金现货合约。这类业务属于基金代销,应取得基金代销牌照。

 

二是用户购买黄金,委托平台进行管理,平台再将其进行套期保值,转换成资金投向信托收益权、债权转让计划、货币基金等,到期只能变卖无法提取实物。

 

三是用户购买实物黄金,授权平台代为出借给黄金珠宝零售门店或用金企业,到期归还用户黄金及利息,平台收取服务费,用户可任意选择线上线下兑换实物或变卖的电商+黄金实物租借模式。如微众金为通过微众银行开展的可提取实物黄金的黄金积存升息,根据上金所Au99.99或境外黄金折算人民币价格报价。

 

其中,第二种模式本质上是从事资管活动,若为互联网平台,受到今年3月底《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8]29号)的约束;若为银行,则可能还需受到资管新规约束。

 

黄金钱包联合创始人叶梦圆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后两种模式都要与银行达成合作,代销黄金均需要由银行提供。至于后端资产如何匹配,需要由银行的风控进行把关。

 

近年来,互联网黄金这一线上理财模式崛起,银行、互联网、传统企业等先后入局。按照互联网黄金平台的股东背景,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互联网系,代表企业阿里存金宝、腾讯微众金、京东金;传统黄金龙头企业,代表企业紫金矿业的紫金金行,山东招金的淘金园;企业跨界系,如刚泰金多宝、国美黄金;主流风投系,如黄金钱包、AU金管家。

 

黄金账户由金融机构提供

 

对于此次征求意见稿,腾讯公司回应称,征求意见稿从业务分工、从业资质等多个角度对互联网黄金业务进行了细致的规范,为行业的发展指明了新的方向,腾讯对此表示支持。腾讯微黄金业务是财付通与中国工商银行共同推出的一项黄金服务,用户账户由银行维护,清算、结算、交割等服务也均在银行完成。黄金钱包回应称,已经与多家银行启动战略合作,由银行提供账户服务。

 

一位互联网黄金机构人士表示,互联网黄金一直游离于监管边缘之外,监管之前并没有明确黄金来源等问题。此次央行规范互联网黄金,将有助于从源头上规范行业。

 

根据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机构从事黄金业务进行了较为严格的限制,金融机构需对其合作的黄金产品的资质负责。

 

包括黄金账户作为黄金产品的簿记系统,在互联网黄金业务中,由金融机构提供黄金账户服务,互联网机构不得提供任何形式的黄金账户服务。

 

互联网机构对其代理销售金融机构的黄金产品,可提供产品展示服务,不得提供黄金清算、结算、交割等服务,不得提供黄金产品的转让服务,不得将代理的产品转给其他机构进行二级或多级代理。互联网机构代理销售黄金产品的宣传口径应与金融机构官方网站和移动终端的宣传口径保持一致。

 

“这一管理办法的出台亦可能对银行传统纸黄金、传统投资金条的销售产生一定的冲击。”叶梦圆说,这意味着互联网平台销售黄金产品获得了监管的正式认可,黄金账户托管机制直接区别了合法平台与非法平台,普通用户更容易辨识平台是否合规。金融机构负责代销机构的遴选及风控工作,以及后续产品申报工作,是运用了金融机构的风控能力保护投资者权益,可有效减少监管压力。”

 

此外,互联网机构代理销售金融机构的黄金产品,由产品开发的金融机构一级法人主体向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备案,备案时提供拟开展该项黄金市场业务的备案报告,包括但不限于合作产品的具体描述、风险判断、双方各自遵守黄金市场法律法规的承诺等;对委托代理销售黄金产品的互联网机构资质、投资者保护等方面的评估报告等材料。

 

行业迎来变局

 

“我们之前也和不少银行探讨过由他们为黄金钱包的客户提供这部分服务的可能性,但由于当时监管尚未明确,银行也期待政策指引,一直未能落地。以对冲头寸这个角度来说,一些贵金属业务较强的银行,可以从全球市场寻找合适的工具和通道,有利于风险的把控。至于转让、多级代理则要严控互联网代销资质,符合3000万注册资本的要求。”叶梦圆说。

 

根据征求意见稿,委托互联网机构代理销售其开发黄金产品的金融机构,应具备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做市商资格(含尝试做市商)。

 

此外,金融机构应在各项风险可控的范围内选择互联网机构,并对互联网机构的资质负责。互联网机构注册资本应不低于3000万元,且必须为实缴货币资本,同时应具备熟悉黄金业务的工作人员。金融机构负责互联网黄金业务产品的报价、黄金和资金的运用、产品推介说明的制作。

 

这意味着,互联网机构代销黄金准入门槛抬高到注册资本3000万元,行业或迎来变局。

 

叶梦圆说,3000万的注册资本及不得进行二级代销两条,排除了规模实力相对较小的参与者,让金融机构直接面对最终销售平台,掌控终端风险。直接排除了本身没有足够业务能力及获客能力,仅能分销给其它综合类平台的互联网机构。

 

根据工商资料,除银行、互联网机构和传统企业,其他类型互联网黄金平台注册资本均不及3000万元,介于800万元-1500万元之间,需要补充注册资本。

    原作者: 辛继召 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