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保监会发布《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30%的费率浮动限制引热议 ...

张云川 2017-11-27 09:53

业内虽有不同解读,但均认为对经营和定价影响不大

 

近日,保监会发布《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其中规定,短期健康险费率浮动不超过基准费率的30%(下称“30%的约 束”)。该规定也引起了业内的热议,甚至有报道指出,30%的约束将使“百万医疗险”(保额在百万元以上的一年期健康险)遭受重击,如续保成本将大幅提高,甚至会考虑停售。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30%的约束”作为业内非正式的指导意见此前就已存在。此次只是将过去的“软约束”变成“监管红线”,旨在进一步规范产品定价行为,这对短期健康险产品经营和定价不会有太大影响。

 

三种解读

 

《意见稿》指出,费率浮动是指保险公司销售产品时,在基准费率基础上,在费率浮动范围内,针对被保险人的风险情况、自身风险管理水平,合理确定具体保险费率。

 

“在发展初期,会出现为开发市场而不惜亏损的现象。30%的约束给价格浮动做了限制。不能加费太多增加消费者负担,也不能降费太多导致险企亏损或停售。”一位险企健康险部人士对记者指出,不让险企做亏本买卖,也是对消费者权益的长期保护。

 

但是至于30%的浮动约束规定究竟具体如何实施,记者了解到目前有三种解读。

 

A 各年龄段的价格变动不超30%

 

有业内认为,规定应按同一产品不同年龄段的投保价格来计算浮动区间。以最受关注的“百万医疗险”为例,记者看到一款产品费率表显示,26岁-30岁和31岁-35岁的投保价格分别为286元和376元,其差异幅度为31.47%,就超过30%。

 

而在记者对比多款“百万医疗险”后发现,涨幅超30%的现象很普遍,甚至个别年龄段的价格涨幅超过60%。

 

“每个年龄段的健康风险不一样,所以费率不一样。”某险企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30%的约束实施,险企调价或会受到约束。但目前存在的产品都经过监管备案审核,新规并不适合追溯原来产品的合理性。

 

B 升级前后的价格变动不超30%

 

也有观点认为,这是指产品更新升级后,同一年龄段的价格变动幅度不超过30%。记者发现,目前多数产品符合这一要求。

 

比如,30岁消费者,其投保上述“百万医疗险”的2016年版和2017年版,价格分别为279元和286元,前后涨幅为2.51%。而47岁的消费者, 在上述两个版本下的对应价格分别为799元和866元,涨幅也只有8.39%。持有该观点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险企根据产品内容变动,结合经营 情况进行价格调整,新价格下投保人若不接受,直接拒绝投保就好。”

 

比如,另一款医疗险的续保条款规定:投保人续保须经审核,公司有权根据本险种整体经营状况及被保险人情况对费率进行调整。“这是因为险企成本增加,如理赔 数量超过预期。但这不是针对单独客户调整,而是针对某一年龄群体的整体调整。比如某产品卖出2万份,精算师会根据其中的保费收入和理赔等数据重新调整。” 保险规划师王小帅(化名)对记者指出,费用调整幅度并没固定幅度。“从过往经历来看,2年到3年调一次,之前有款针对0岁-18周岁的幼儿产品,价 格就从220元上调到264元(上浮20%)。”

 

但是,“与少儿产品不一样,成人产品(如18-65周岁)调价很少,几乎都是直接停售。”王小帅指出,险企如果亏损严重,单靠微涨保费是顶不住的,索性停 售止损。“之前有款150元一年期的住院医疗险,最初和国寿财险合作卖了8个月就停售,而后和易安保险合作,卖了一年也停售。因为理赔客户太多,公司顶不 住。”

 

C 根据医疗水平等情况调价不超30%

 

在专业健康险人士看来,上述两种观点“理解宽泛”,并没切中肯綮。“同一款产品的不同价格,是属于产品初始费率,只不过对应不同年龄。”北美精算师、慧择保险健康险首席CRO廖晓平对记者表示。

 

平安健康险精算及大数据部副总经理夏如雪则对记者指出:“产品升级后是新产品,需要重新报备,基准费率自然不同,也属于基准费率范畴的定价。”

 

“根据相关规定,险企在基准费率基础上,可根据‘区域经济条件差异’、‘当地医疗水平’和‘不同职业人群’这三种情况进行价格浮动。另外,也有对新的技术 和治疗手段导致治疗成本上升,或是医疗通胀等情况进行价格微调,但基本调整幅度也是几块钱到十块钱,基本不会超过10%。”夏如雪指出,30%的约束即使 最终实施,对产品经营和定价不会有太大影响。

 

业内说法

 

“险企不会为了应付30%的约束去刻意调价”

 

事实上,30%的约束虽是初次写入《意见稿》,但这在业内“并非鲜事”。

 

某不愿具名的健康险产品负责人对记者介绍,早在2006年旧版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实施时,30%的约束就作为非正式的指导意见,现在是从“软约束”正式加入到正式条文中来。

 

另外,记者发现,多款百万医疗险条款均对人群的职业做出规定。比如,某产品要求,被保险人不属于“矿业资源作业、高空高压电”等群体。若投保人属于这类职业,则直接拒保,也不存在“加价”一说。

 

“险企不会为了应付30%的约束去刻意调价。”廖晓平表示,如果出现赔付压力,险企更倾向于积极寻找新的投保人群,通过增加更多优质投保人做大总保费盘子并拉低赔付率。

 

延伸

 

过多关注百万医疗险“性价比”,意义不大

 

对于“百万医疗险”,因存在“一万元免赔额”的理赔门槛,市场“买得到但用不到”的声音一直存在。但是,“这类产品的初衷,主要在于覆盖大病医疗保障,尤其是‘一般家庭难以承担的’大额住院医疗支付,是符合‘保险姓保’原则的。”上述健康险产品负责人说。

 

2016年至今,“百万医疗险”(其中尤以“平安e生保”和“众安尊享e生”广受关注)的问世不足两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类似产品约有30款。但由于 进入市场时间不一样,“基本是饮‘头啖汤’的头部产品,如平安e生保等,经营情况较好。”夏如雪表示,规模做大后保费上来,即使发生少些理赔,也不影响盈 利情况,“但后面的跟随产品能否持续盈利,则要打个问号。”

 

价格方面,廖晓平则指出,目前这类产品价格越来越“地板”,比如几百块到一千块,“但消费者关注‘性价比’的意义不大”。廖晓平指出,消费者应结合个人健康情况,做好大病医疗补充。“即使有小幅提价,但得到的是切切实实的有力保障,则是可以的。”

 

那么,“消费者能否以低价买到优质产品,则取决于险企能否识别出真实风险,给用户提供公允定价。”廖晓平指出,保险公司的风险识别能力、用户给险企反馈更多精准的个人健康数据,将会是其中的关键。

    原作者: 余世鹏 来自: 新快报
    文章点评